<kbd id="3wlwb2bp"></kbd><address id="3wlwb2bp"><style id="3wlwb2bp"></style></address><button id="3wlwb2bp"></button>

              <kbd id="r0ub1yvv"></kbd><address id="r0ub1yvv"><style id="r0ub1yvv"></style></address><button id="r0ub1yvv"></button>

                      <kbd id="t8eu4a2x"></kbd><address id="t8eu4a2x"><style id="t8eu4a2x"></style></address><button id="t8eu4a2x"></button>

                              <kbd id="u2k6b4mg"></kbd><address id="u2k6b4mg"><style id="u2k6b4mg"></style></address><button id="u2k6b4mg"></button>

                                      <kbd id="sdsj58sn"></kbd><address id="sdsj58sn"><style id="sdsj58sn"></style></address><button id="sdsj58sn"></button>

                                              <kbd id="ty4n07bx"></kbd><address id="ty4n07bx"><style id="ty4n07bx"></style></address><button id="ty4n07bx"></button>

                                                      <kbd id="jvrytf20"></kbd><address id="jvrytf20"><style id="jvrytf20"></style></address><button id="jvrytf20"></button>

                                                          澳门赌博网址 無障礙閱讀
                                                          首頁
                                                          > 清菏學堂 > 紀法講堂

                                                          公務出差攜妻旅遊,這種行爲可不對

                                                          發佈日期:2019-06-04 09:54 瀏覽次數:

                                                            近日 ,貴州省紀委監委通報曝光了6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典型問題 ,其中包括六盤水市水城縣法院執行局員額法官、審判員萬某借公務差旅之機公款旅遊等問題 。通報顯示 ,2017年7月,萬某在帶隊到貴陽以及四川廣安、雅安辦案期間,私自回息烽(貴陽市轄縣)老家探親,並攜其妻一同前往四川,途經樂山市時到樂山大佛等風景名勝區遊玩 ,違規公款報銷費用8570元。2018年12月,萬某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違紀所得予以收繳。

                                                            公款旅遊 ,萬某這是又玩出了新花樣。而從近來通報的典型案例看,公款旅遊還出現了一些隱形變異形態。

                                                            ——有的聲東擊西“打掩護”,通過改變公務行程、延長差旅時間 ,藉機繞道看風景  。如2017年4月、11月 ,吉林省臨江市基本醫療保險經辦中心原主任高某借參加成都、桂林業務培訓班之機 ,擅自赴重慶、武漢、北海等地旅遊,並違規報銷旅遊期間住宿費3014元、差旅補助費2520元 。高某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違紀款全部收繳。

                                                            ——有的巧立名目“穿馬甲” ,打着學習培訓、考察調研、職工療養等幌子遊山玩水 。如2017年12月,河北省武安市衛生教育學校副校長白某以考察爲名 ,到四川旅遊4天,旅遊費用在原工作的衛生院報銷 。組織調查期間,白某退還了違規報銷的費用 。白某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

                                                            ——有的瞞天過海“搞變通”,接受管理服務對象安排的旅遊考察活動。如2018年5月 ,山西省呂梁市孝義市原煤炭工業局總工程師任某違規接受某煤礦副礦長韓某安排的赴井岡山旅遊活動 ,並由韓某支付相關費用共計約4000元。任某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被責令退交違紀錢款 。

                                                            ——有的渾水摸魚“搭便車”,旅行時攜親帶友、招朋引伴,連親友的吃穿住行費用也一起從公款列支。像前文中萬某的行爲就是個中典型 。

                                                            數據顯示,黨的十八大以來 ,隨着黨的作風建設深入推進 ,全國查處公款國內旅遊問題數及處理人數逐年遞增,公款旅遊問題得到有效遏制。但是公款旅遊爲何禁而不絕,還在不斷隱形變異 ?主觀來看 ,特權思想作祟、紀律規矩意識淡薄是主要原因 。少數黨員幹部奢靡享樂觀念根深蒂固   ,手中一有權力便拿來謀私利、撈好處 ,於是在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上搞變通、打折扣,甚至頂風違紀。客觀來看 ,一方面是制度上存在漏洞,一些地方和部門的相關規定比較寬泛,公款旅遊與公務差旅存在模糊地帶,外出管理和財務報銷的規章制度不夠健全。另一方面是執行上存在“寬鬆軟”,有的單位出於“法不責衆”的考慮,對公款旅遊問題視而不見 ,或者接到反映也不去處理,個別領導甚至將公款旅遊看作是爲幹部職工“謀福利”,從而予以縱容 ,導致一些人懷有僥倖心理。

                                                            公款姓公,一分一釐都不能亂花;公權爲民,一絲一毫都不能私用  。事實上 ,針對公款旅遊問題的整治早已展開 。2003年黨紀處分條例就規定了相關內容 ;2015年修訂條例時將公款旅遊單列爲一條 ,同時將2010年《廉政準則》第三條第(四)項“用公款旅遊或者變相用公款旅遊”內容吸收進來 ;最新修訂又針對性地增加規定了新的違紀表現形式——新版黨紀處分條例第一百零五條規定:“有下列行爲之一  ,對直接責任者和領導責任者,情節較輕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 ,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 ;情節嚴重的 ,給予開除黨籍處分:(一)公款旅遊或者以學習培訓、考察調研、職工療養等爲名變相公款旅遊的 ;(二)改變公務行程,藉機旅遊的 ;(三)參加所管理企業、下屬單位組織的考察活動,藉機旅遊的。”“以考察、學習、培訓、研討、招商、參展等名義變相用公款出國(境)旅遊的,依照前款規定處理。”

                                                            此外 ,《黨政機關厲行節約反對浪費條例》第十三條也明確規定“黨政機關應當建立健全並嚴格執行國內差旅內部審批制度 ,從嚴控制國內差旅人數和天數,嚴禁無明確公務目的的差旅活動 ,嚴禁以公務差旅爲名變相旅遊 ,嚴禁異地部門間無實質內容的學習交流和考察調研 。”《關於嚴禁黨政機關到風景名勝區開會的通知》更是規定了黃山、廬山等21個禁止召開會議的風景名勝區 ,對以會議名義到風景名勝區公款旅遊等違規行爲進行“靶向施治” 。當前,各地紀委監委堅持問題導向,緊盯公款旅遊新問題新動向 ,加大監督執紀問責和通報曝光力度  ;許多單位也更注重加強對公務差旅的行程監督及報銷審覈 ,以制度建設堵住漏洞……如此高壓態勢之下 ,再想搞“借殼遊”“傍會遊”“順道遊”那一套,終將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

                                                            世界那麼大 ,黨員幹部確實應該多去看看。但只有守好規矩,才能自由自在地擁抱詩和遠方。(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段相宇)


                                                          信息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打印 關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佈系統